作家二月河因病去世享年73岁 帝王系列作品让人追忆

12月15日,半岛记者获悉,著名作家二月河(本名凌解放)于12月15日凌晨因病在北京去世,享年73岁。二月河在自己40岁的时候才拿起笔写作,《康熙大帝》《雍正皇帝》《乾隆皇帝》三部巨著都出自他手,他用30年的时间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个皇帝统治的130年的帝国呈现在读者面前。半岛记者在第一时间联系采访了河南作家李佩甫、乔叶以及南阳二月河的朋友,还原这位“大家”的创作和生活。

河南作家、原河南省作协主席李佩甫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透露,听到消息很悲痛,“二月河老师常年在南阳,很少来郑州,也不擅长社交,我们以前经常在会议上见面。我是写当代作品,他写历史小说,中间的联系不是太多。几年前我去南阳专门去看望过他,那时候他身体就不是很好,糖尿病有很多年了,还有轻微的脑血栓。”谈及二月河作品及其影响,李佩甫认为“他的作品在整个亚洲反响都很大,就历史小说而言,在国内也是首屈一指的”。

《东方今报》的文化记者梁新慧在谈到二月河时透露,“我跟他挺熟的,打了十几年交道。前一段儿还有单位想请他去讲课,我当时给他一直打电话,他就说在北京住院,我知道情况不是很乐观。他是全国人大代表,因为我每年都去北京采访,最近几次见到他,发现他气喘得特别厉害。他自己也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体不好”。

河南省作协副主席、作家乔叶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,近几年来二月河的身体情况不是很稳定,但一直没有感觉到会这么严重,“听到消息,整个人还是有点蒙。”乔叶透露,河南省作协第一时间和二月河家人取得了联系,核实消息,“因为二月河老师是在北京去世的,现在家人还在护送他回家乡南阳的路上。”乔叶说,河南省作协会发吊唁,并一直和他家人保持联系,商讨下一步后事处理事宜。

谈到二月河的作品,乔叶认为,“我谈谈个人的感受吧,二月河老师在全国的地位主要是读者给他的,毕竟他的‘帝王系列’太受欢迎了,是历史小说的经典,文学地位是毋庸置疑的。他是中国作协原主席团委员、河南省文联名誉主席、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、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,虽然有很多职务,但他很低调,长期在南阳居住,很少出来参加活动”。

虽然平时和二月河相处时间不多,但他还是给乔叶留下很深的印象,“我和他年龄差比较大,但看到他和同辈作家还是蛮幽默的。对我们后辈也很温和,有时候也开玩笑,刚开始给他打电话时,他叫我小乔,我说我不姓乔,乔叶是我的笔名,他说‘我也不姓二啊’,我说可以叫您二老师吗?他说‘可以啊,很多人叫我二哥呢’!还是蛮有意思的。”

二月河是南阳作家群的领军人物,在南阳,大家都叫他“凌老师”,好友则称他“解放兄”。《南阳日报》原编委成员窦跃生在接受记者电线年,我在《南阳日报》当副刊编辑,凌老师很多文章都会经过我的手,发表在《南阳日报》上,一来一回,我们就熟了,他的第一部著作《康熙大帝》出版后,他带着亲笔签名的著作送给我。”

追忆起二月河的创作经历,窦跃生透露,在《康熙大帝》之前,二月河并没有写过长篇小说,“他是研究《红楼梦》的,读《清史稿》读得很多”。1985年,二月河45岁时《康熙大帝》问世,被称为文坛的黑马。“大家都对这位作家很陌生。他的作品既可以算历史小说,也可以算世情小说,写出了中国传统小说的那种味道,可以看出他的古代传统小说功底深厚。很多人说他的作品有几分像《红楼梦》,也是源于此前的积累。”

写作《康熙大帝》的一年中,完全不看电视、报纸,不看新闻,不让当代生活的语言氛围影响他小说的创作,把整个语言和情境都融入到古代的环境中。窦跃生透露,在写作时,二月河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写作,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个不眠之夜。“他在写作方面吃苦,那时候是光头,就是‘鬼剃头’所致,可能是生物紊乱,头发掉光。他以生命搞创作,才有了《康熙大帝》《雍正皇帝》《乾隆皇帝》”。

二月河的作品整体布局呈大家气象,恢弘的历史画卷谋篇出神入化。窦跃生透露,此前大家曾在一起探讨过二月河的作品,“他总是笑说,自己写康熙、雍正和乾隆,写的其实是一部部反腐的历史。”

除了有影响力的作品,二月河给窦跃生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骨子里的平民意识。南阳电视台《魅力南阳行》的制片主任丹新雪则透露,二月河生活非常俭朴,一直居住在自建的民房里。窦跃生说,二月河在院子里种菜、栽花,还养了一些鸡,经常去捡拾菜叶,有时候还钻进卖菜的车下去扒拉菜叶。“刚好,头碰头遇到一个人。二月河还以为对方是抢菜叶的。谁知,那人说:‘老师,我认识你,我帮你捡’。”

很多人都知道窦跃生跟二月河的关系,就拐弯抹角地找他买书,让二月河签字。“二月河给朋友签字一次只签3套,其他的都要收费,很多人不理解。他说,把费用交到南阳市希望工程办公室,签十套、二十套都可以。”丹新雪说,虽然这几年他的身体都不太好,但每次有公益慈善正能量的活动,他都会参加,“去年4月份‘读书日’,我们也采访过他。”二月河对南阳所有的作家都热心提携帮助,特别是青年作家。秦俊透露,常有青年人出书时通过我请他做序,他从不推脱,而且每次都是把书看完再做序。在南阳作家秦俊眼里,二月河为人处世既有原则性,又不失人情味,“开起玩笑也弥漫着了人间烟火”。秦俊透露,国内某知名大药厂要搞一次健康知识讲座,想请二月河去参加,“厂家知道我们有交情,就让我动员他,酬金可以提高到120万。但他说:俊呀,给再多钱我也不能去。”

12月15日,青岛新华书店书城在醒目位置推出了“二月河作品展”,《康熙大帝》《雍正皇帝》《乾隆皇帝》以及《二月河文集》均在列。青岛新华书店书城副总经理张蕾透露,“一直以来,二月河的作品在书城都很畅销,一直受到市场的关注和读者的认可。”张蕾说,她刚参加工作时正好在文艺部门,那时二月河的作品就属于重点推荐,“他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,受众更庞大,很多读者看了电视剧以后还选择图书版。因此,对于清朝历史的普及,他的作品有非常积极的推广作用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