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冬星空演讲收官董璇不相信眼泪 张大大黄奕现场落泪

12月16日晚,2018冬季星空演讲的第四场“逆生的力量”在大隐剧场举行。蔡康永、洪晃、凯叔、董璇、黄奕、曹云金、张大大及河森堡8位嘉宾分享了他们的人生故事和思考,陈晓楠担任主持。

每个嘉宾都在舞台上展现了真实的自己:董璇在高云翔入狱后第一次公开发声,作为一个“不相信眼泪的女同学”,她坚强地在台上忍住了眼泪。而张大大讲到网络暴力不仅伤害了他还伤害了自己生病的家人时,黄奕讲到作为母亲对没有好好照顾女儿的愧疚时,都泪洒现场。蔡康永分享了自己不以变成小时候讨厌的人为耻的原因,曹云金则表示了自己要以“管闲事的老大爷”进入超级英雄阵营的志向,而洪晃继续分享自己潇洒的人生观。

星空演讲是由腾讯新闻出品、腾讯娱乐主办的名人演讲直播活动,自2016年始,每年分夏冬二季举行,已有50多名来自娱乐、文化、体育、财经等领域的嘉宾登上舞台,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和思考感悟。在2018年,星空演讲已升级为为期一月的“星空季”,增加了三期录播的mini版演讲,本期的剧场直播则是本季星空演讲的收官作。

洪晃和蔡康永分别是本场星空演讲的开场和压轴嘉宾,有趣的是,他们分享的主题也遥相呼应。

开场嘉宾洪晃作为有名的耿直北京妞,一开始就本色流露,怼了此前在星空演讲分享过“中年不油腻”经验的俞敏洪,“话?刚落,俞?洪?师就在另外一个讲台满嘴粗?地谴责中国妇?后来又灰溜溜去妇联道歉。”引得现场观众会心大笑。

而她真正想分享的,是“善终”问题。洪晃认为,死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,她希望得到有尊严的死亡。在主流文化中,死亡是被回避的话题,目前在临终事务处理中,决定往往由家属做出,“延续生命”基本成为最重要的标准,当事人的个人意愿反而被忽略。但对她来说,与其赖活,不如好死。为此,她参与生前预嘱,为自己规划有尊严、少痛苦的死,表达了自己面对死亡的五个意愿。

在演讲中她与每一位观众分享了四个答案,愿意以此引起大家的思考:不要任何增加痛苦的检查和治疗、不希望使用生命支持治疗、希望在家里在亲人的怀抱中去世、希望把骨灰撒到海里。本来还有第五个问题“希望得到谁的帮助”,由于涉及他人,她暂不公开。“如果在腾讯视频上看见有人说他死的时候希望我帮助他,我一定被吓着。”洪晃幽默表示。

洪晃最后笑称,她不怕死,但怕“死不好”,“死也得是潇洒的鬼,这才叫善始善终。”

而蔡康永面对的是“善始”问题。相比如今众口一词的“不忘初心”,蔡康永却提了一个更现实的“毒鸡汤”问题:“成为小时候讨厌的那种人,很惨吗?”

小时候他觉得人不应该活过30岁,不认同畅销书的内容,认为要做严肃的深刻的节目,并且,最讨厌参加各种辩论比赛演讲比赛作文比赛,但如今,他几乎就是小时候所讨厌的那种大人。

但蔡康永发现自己这种变化是不知不觉的,并且对这种“恬不知耻的堕落”,甚至能感到乐在其中。原因是,小孩子只知道追求外在刺激下的快乐,却不懂品尝更有余韵的滋味。但成长后的自己,却更有能力去理解类似茶酒咖啡的味道,懂得了甜味之外的耐人寻味。他为自己的成长而骄傲,“我活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相比“以自己活成小时候讨厌的样子为耻”,蔡康永认为小时候的价值观就停留在当时,如果有人持这种论调,那不过是对现状不满,应该改变现状,而不应该把原因推到一个无辜的借口,把自己推回到过往的阴影。

“下一次如果有人说我们怎么活成小时候讨厌的那种人,你应该对自己说没关系,辛苦了。”蔡康永总结。

作为本期星空演讲的唯二女演员,董璇和黄奕的经历有点相似:她们在演艺事业上都蹭有很高的起点,但如今更被大众关注的,是她们的家事。

而听完演讲可以发现,她们的人生选择,原点都可以归结到她们的原生家庭。董璇虽然看起来是个温柔的南方女孩,但她其实是个东北人,不仅拥有心大的天赋属性,更有闯关东的姥姥带来的自强不息的性格特点。因为从小生得好看,外界一直给她各种关爱,而父母的家庭教育,则告诉她除了容貌,“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品德、是能力、甚至是外界的口碑。”

所有维度叠加,让董璇有了一种“生活让我哭的时候,我选择笑”的态度。在沈阳音乐学院学舞蹈时,面对老师的严格她没有哭,反而以更勤奋的练习得到了老师的肯定,成为学校唯一进入总政歌舞团的学生。而在总政时,面对当时一刀切的转业政策她也没有哭,而是在自己还有选择时,报考大学,成功转行成为演员。而经历过的种种艰难,更培养了她的知足、感恩的心态,让她在演艺圈里,也以“老董家的标准“在做人:”努力工作、认真生活、对人仗义、谦虚克己,永远不要和别人攀比。”

这次星空演讲是高云翔被捕后董璇第一次公开发声。董璇剪了短发出场,演讲中有时眼泛泪光,但她还是忍住了眼泪。董璇表示事发以来自己一直没有哭过,哪怕听到网上管她叫“原谅教教主”,她也不予理会,因为现在的她还处于集中全部精力解决困难的阶段:“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外面有工作,我是家里唯一一个能扛下事的人。”并透露,“以后怎么样,是以后的事。”

但结尾的时候,董璇还是动情回忆了这段时间以来,她遇到陌生人所给予的善意,她原本都以为自己的泪腺坏了,只有那种时候,“我才知道,只有人间的美好,才值得你的眼泪”。并感谢了台下的始终和她在一起的粉丝,粉丝也现场挥舞灯牌回应:“董璇我们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。而在和主持人陈晓楠的互动中,董璇坦言自己几次打退堂鼓,但支持她上台的,就是她演讲中提到的,人们给予她的善意,以至于她在下场之后,主持人还建议观众为这位不相信眼泪的女同学再度鼓掌。

而黄奕的原生家庭带给她的则是完全不同的经验。黄奕的童年非常孤独,父母离异,被爷爷奶奶养大,她被照顾得很好,但与老人缺乏交流。哪怕一度和爸爸生活,但因为父女俩都是暴脾气,相处并不融洽,以至于重新回上海时,她已经知道,“好也罢,坏也罢,都要靠你自己。”

因此,黄奕一直以来渴望家庭、渴望陪伴,两次婚姻失败,“第一次是特别想结婚,第二次是特别想要孩子。可这两点都不是一个好婚姻的基础。”

黄奕披露她与黄毅清的婚姻,开始和结束都是因为孩子。黄奕第一次透露,自己有垂体瘤,很难怀孕,因此“在意外怀孕后,我非常开心,一意孤行的踏入第二段婚姻。”之后面对噩梦一场的婚姻,她一度退让,但帮她下定决心的是女儿:“她还那么小,那么需要我,我只想用我的方式保护她更好的成长,不管付出任何代价!”讲到孩子曾经因为缺爱乱发脾气,黄奕忍不住落泪,表示自己作为一个母亲非常愧疚。

随后她改变了自己,开始给孩子足够的陪伴,“我和女儿一起重新认识这个充满爱的世界”;而女儿反过来也扮演妈妈,照顾她,告诉她“宝贝不用怕,妈妈保护你”。渐渐在母女关系中被修补的黄奕,如今甚至有能力去修补自己和原生家庭的关系,用爱去和父母达成和解。

对于网上所传的“黄奕一手好牌被自己打烂”的说法,黄奕也直接回应人生不是打牌,“我们不能左右生命中拿到一副怎样的牌,但即便正在经历一段黑暗的时光,也要依旧相信下一刻的光明。”

主持人张大大和相声演员曹云金的演讲虽然角度不同,但都展现了他们的社会责任感。

张大大今天带着低烧出场,以自己亲历的网络暴力为主题。在星空演讲,他已经可以笑谈“黑红路线”,但还是可以看到不时流露的伤痕。“网络暴力里最无法接受的地方,是我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自己,一个为了求生和谋生,脸皮厚到不能再厚、羞耻感薄到不能再薄的自己。”

在3年前,张大大因为谭维维演唱时“抢戏”大哭而被骂上了热搜,而后,网暴成为了他习惯的遭遇,怕春节的拜年微博都能被骂上35000条。去年他参加综艺时没给家人打电话而打给杨幂,又被上升到了人品问题。

但这背后的原因,令张大大在星空演讲感动落泪,几度哽咽,强撑着自己讲下去。因为当时他母亲患上胶质瘤脑癌,正在治疗过程当中,他不想让头发掉光的母亲这样出现在大众面前。但他对家人的保护看起来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甚至他妈妈在病中都担心地来道歉,觉得自己生病给儿子惹了麻烦,这是张大大最难以接受的部分。

即便如此,行业里还有人羡慕他至少红了。张大大讲到这里颇为气愤:“如果我们暂时还不能终结网络暴力,那么,我们能不能首先不要配合这种风气,不要以被骂上热搜为荣?”

他忧心于网络暴力扩大化、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结果,因为他亲历过这样的痛苦。他甚至一度抑郁,感觉自己像是一盏灯火,“随时可能熄灭,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怎样。”

而他之所以出现在星空演讲,就是因为他见到的熄灭的案例已经不少了。他呼吁每个人别再沉默,对网络暴力说不。对此现场网友大呼永远支持大大。

相比张大大的责任感来自惨痛经验,曹云金的责任感,可能流淌于一个天津人的血液。“我可不是什么明星、大腕儿,我就是一介江湖闲散艺人,你让我高高在上,我来不了,我就跟大家一样。”金子解释。

此前曹云金已经因为“热心市民曹先生”的行为,上了几次新闻,不是制止插队大妈,就是帮纱巾大妈拍照。在演讲里,他表示自己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到处管闲事的老大爷,甚至展望30年后的超级英雄电影里,可能在美国队长蜘蛛侠之外,出现一个以他为原型的好管闲事老大爷。所以,现在他就在身体力行的,包括但不限于在超市帮大妈挑水果,在商场帮走失儿童找家长,甚至,在酒店电梯里把人从40层数落到1层,因为那人没有公德,不肯让别人进电梯。“你知道那种幸福感吗,让那些没素质的人记住我这副嘴脸。”

在演讲开始,曹云金透露自己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,虽然没有自杀倾向,但平时还是得按时服药,连演讲都是吃了药来了。在现场讲故事的时候跟讲段子似的,现场观众被他逗得哈哈大笑。但实际上,他的原因非常正经:他不喜欢人际间的冷漠,人们忙于低头看手机,却忘了抬头看身边的人和世界。“我情愿做这个冷漠社会的逆行者,我相信,人与人之间是有感应得,是有温度的。我愿自扫门前雪,也管他人瓦上霜。”也因此,他在现场号召,大家都应该管一些力所能及的闲事,才能共同守护更美好的生活。

之后在和主持人陈晓楠的对话中,曹云金提到女儿对他的改变,虽然他自认是个坚强的有锋芒的人,什么事都没怕过没怂过,但在女儿面前变得柔软,“学会了角度更低地看问题,在一个孩子的角度。”

每一年星空演讲都会邀请跨界嘉宾,在更多元的角度共享对世界的理解。来到2018年冬季星空的,是为孩子提供内容服务的凯叔和国博讲解员河森堡。

凯叔以自己的经验分享了儿童教育中的误区。他以自己”具有讲故事的天赋“为例,为的却是推翻“天赋”这一概念。他认为很多人在孩子身上看到的天赋,无非是年龄的微弱优势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逐渐累加而导向的结果。甚至反驳了“让孩子早一点上学是提前冲出起跑线”的观点。

在凯叔看来,与其把成功归纳为天赋,不如说是热爱。“一个人把一件事做到极致,是因为他太爱这件事了,一天不做他就难受。所有磨难对他来说都是挑战关卡的快感。所以他比其他人更早满足训练时间、更早达到登峰造极。”

他讲故事的天赋,是被一名幼儿园老师所“开发”。曾经在老师手下接受种种体罚的调皮学生,后来因为能给讲故事而给老师空出打毛衣的时间,从此不再挨打,反而得到了“小老师”的尊荣,导致他为了给同学讲故事,自学识字、努力备课,培养了自信,和学播音主持的目标。“我从始至终爱的是讲故事这件事本身吗?不!我爱的是做这件事之后,被看见、被尊重的感觉。这是一种激励。”

在现场,凯叔展示了花样吹捧孩子的方式,他建议家长夸孩子应该夸在具体的点上,而不要泛泛称赞“太棒了”,以免给孩子意识到自己不够优秀带来心理压力。而其中最关键的,是“我们为人父母或者为人师长,一定控制好自己的得失心、功利心。我们要做的是播下一颗种子,然后用正确激励的方式浇灌。”

而河森堡则是放诸人类历史,来讨论人之何以为人。在他的角度,人类与其他物种之间的边界并没有人自己认为那么大,人类并不是唯一的能直立行走、具有语言文字,或者使用火或工具的动物,类似于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所说的,“没有找到任何一条清晰的边界可以把人和其他物种分开,人类只是自然界中普通的一员。”

但人为什么取得了目前的成就,改变了世界的模样,或者说,拥有了这样强大的逆生的力量,河森堡举了青海省的喇家遗址的例子,在遗址内发现的25具尸体中,有一具女性尸骨抱着一具小小的骷髅,而小骷髅也正用手揽住这位女性的腰部,“可以想见,在死亡来临的瞬间,这位女性还紧紧护着自己怀中的孩子,即使是死神用尽全力也没能将两人分开。”

但科学研究发现,这并非大家以为的母亲和孩子,线粒体DNA检测结果显示,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。这位女性对孩子的保护,仅仅出自共情的本能。而河森堡认为,这种共情能力,不仅体现在亲自养育环境,更影响着社会关系。“无论是语言也好,还是文字也好,无论是商贸也好,还是通信也好,这些都仅仅是一个个表面层次上的技术手段,真正在逻辑的底层把我们链接在一起的,其实是人们之间的关爱和共情。”

这才是人类从一个毫无存在感的物种到现在取得支配性地位,生生不息延续至今的,逆生的力量。